世界平和アピール七人委員会 World Peace 7

核电没有未来;
思考没有核电的世界,呼吁强化IAEA的作用

2011年7月11日
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
武者小路公秀 土山秀夫 大石芳野
池田香代子 小沼通二 池内了 辻井乔

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地震,海啸及之后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时得到了国内,国外的国民及各国政府的大力援助,特别是在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处理方面得到了不可缺少的技术帮助。在情况严重的核电站事故现场许多人日夜奋战,在此想对于这些人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认为对于天灾而引起的东京电力福岛核电站事故这样的人祸,需要我们日本人和全世界的人们共同思考,研究这堆积如山的问题并制定出对策。为此,渴望日本和世界各国的人民,学术界,舆论界,有关政府,特别是希望关闭核电站的人们认真地探讨。

1  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
受到巨大的地震和海啸袭击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以下称福岛核电站)加上人为的错误操作,致使所有的电源丧失,6座核电炉中运转的3座堆体熔化。包括停运中的3座之中的1座在内一共4座发生氢爆炸,核电站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大量放射性物质释放到空中,地下,海里。发生了绝对不应该发生的事情,由于爆炸等原因致使核电炉成为废炉。在日本太平洋一侧的20座核电炉和六所村的铀处理厂及包括在做定期检查的停运的核电炉事故发生后全部停业运行。
  即便是事故发生后4个月的现在也没有控制住持续升温的核燃料,在短时间内看不见有什么大的变化,新的氢爆炸发生的危险性还是存在。另外,为了使核电炉冷却下来所使用的大量的高浓度污染水没有处理,排泄到核电站外面的放射性物质也没有回收,事故没有结束。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以说东京电力和经济产业厅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没有重视科学和技术这样的基本原则和可能性,简单的推进了核电站的使用,事故发生后又没有迅速地采取有力的措施致使灾害扩大了。
  被强迫避难的人们突然失去了土地,家园,亲人的团聚,左邻右舍,可爱的动植物,工作,及安逸的生活。那些受害者直至今天都不知道今后怎么过,惶恐终日。

2  希望过上没有恐怖和无忧的生活
  日本国民对于二战之前的日本深刻反省,并在日本国宪法前文上写着世界各国人民具有“避免恐怖和饥饿和平生存的权利”
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1955年成立以来站在不偏不倚的立场一直在进行祈求世界和平和繁荣的活动。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无条件地反对战争,希望在国际合作的基础上强化联合国的作用,建立新的世界秩序。2009年发表了“ 建立尊重生命的世界” 的宣言,强调要有“要自觉地控制人类对于地质圈,生命圈做出破坏的必要性“和“有必要对于知识开发,行使权利,市场活动等事情做出限制的必要性”。
  然而,日本的现行的危机管理政策优先考虑了经济效益的平衡关系,却没有考虑到这已经严重侵害了受灾地区的住民特别是弱势群体希望和平地生活的生存权利这样的事实。
  现在,一看到被强制避难在核电站周围每天不安,挣扎地生存的人们,还有,虽然有一定的距离却不能在外面玩的孩子们,孕妇,养育子女的女性们,及因为沾染了放射物质而不能销售生产出来的产品的人们,就不得不让人们想到他们的基本人权已被侵害。
  我们不使用在可能的范围这样容易的语言,而是永远的优先考虑团结在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受害者一起行动。
  七人委员会以日本列岛地质圈的不安全性为前提,呼吁日本政府和财界在能源政策的选择上不要发生事故后在寻求解决对策,而是要防患于未然,采取慎重的政策。
  在日本列岛居住的人们应该寻求和自然和谐的共同生活的方法。

3  废除让人们担心和有安全隐患的核电站的具体提案
  所谓的核发电既通过在原子炉中的核裂变产生大量的放射物质,并利用其发热而产生电力。当停止运转后,以年为单位必须让炉体持续冷却,同时,其产生的放射物质必须保管一万年以上。不管任何理由如果管理失败将导致包括人体在内的环境的污染。
  实际上一想到1986年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和这次福岛核电站事故将大量的放射物质释放到环境中及造成许多人的受害,我们也应该考虑到今后还会发生由于天灾或者人祸而引起的严重事故。如果考虑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安全有效的处理,管理使用过的核燃料中的放射物质,核燃料资源有限,发生事故后的经济性等综合因素,人们不会认为核电在将来是稳定的安全的能源。
  因此,我们认为不应该只关闭瑞士,德国,意大利的核电站,而要废除全世界所有的核电站。
  以下阐述关于日本的废除顺序和期限等具体提案。
  日本的核电站从1966年最初的茨城县东海村启动以来,一直在扩大,到31年后的1997年已经达到了53座。到第二年,将最初的核电炉废掉后又新增一座,一直在增减,到发生福岛事故时达到了54座。到1997年停止扩大规模。现在发电用核电炉仅次于美国,法国位于世界第3位。现在在建,和计划中的核电炉是11座,即便是这些全部实现也次于初期建设的核电的废弃炉,核电站的规模在减少。对此,有人提出了延长当初设定的使用年限30年,40年的方针。这些全部是根据以前的安全审查标准而提出的。福岛核电站事故后,政府本身承认其标准不充分需重新审定。如果我们留意的话就会知道这是极其危险的选择。
  如果考虑这些
(1) 就应该把当初已经超过了使用年限的经常出现故障,老旧的核电炉停止使用而不是延续使用。
(2) 就应该把没有进行充分安全审查就批准的建设,计划的核电站的核电炉冻结和废除。
(3) 日本处于4个太平洋活动板块,无数的活断层上面,地震和海啸不可避免。就应该马上停止危险性高的核电炉。
(4) 福岛核电站的事故不能终结的理由之一是在一个地方建设了6座大型核电站,太过密。日本的核电站几乎都有多个核电炉。多个核电炉应该定出削减的顺序,迅速缩小其规模。
(5) 如果有由于这个标准而不能废除核电炉,只要认为有可能会再次发生大的事故,就应该构筑完全的安全对策,征求国内,国外的第三方的检查,同时,要征求地方自治体及会危及到范围内的国民的同意可以继续短时间运转。如果不能满足这些条件,就只能废除核电站。
  如果采用这个提案,即便最晚日本也能在最新的核电站废除之前成为无核之国。

4  废除核是可能的
  福岛核电站事故后,还有人说今后核电站还是不可缺少的。他们说只要确保安全就没有问题。但是,这只是说了50年的不能得到证明的空话罢了。从1950年开始推进核电发电的经济产业厅(和其前身的通商产业厅),及其外设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应该绷紧神经谨慎对待。但是,在福岛核电站事故还没有完全搞清原因,污染地区还在继续扩大的阶段,说已经有了安全对策,对地方施加压力,要求对于定期检查而停止运转的核电站重新启动。
  日本在提出建设核电站的1950年后期,日本学术会议站在学术上的角度指出应该对于包含耐震性等安全性,废弃物处理,经济性进行讨论。政府如果对于这些提议诚实地接受,发生今天这样事故的可能性就很小。
  放眼世界,对于可再生的,自然能源的研究,开发,利用在扩大。看过去2年,中国在世界上投资最大,站到了美国,法国等核大国之后,成为世界10位以内了。而日本的投入微小已经拉开了和世界各国的距离。
  以前的日本的能源政策掌握在极力推行核电发电的人们手里。电力公司从发电到送电,到销售处于地域独占,发电上所需要的经费全部是自动的加在电费上。有关日本的能源研究,开发的经费几乎都被投入到核领域。外部的可再生的自然能源,由于种种限制大部分被阻挡了。日本在核领域的滞后的原因就来源于此制度。   福岛县民为了不再因为核事故而出现受害者,告别所有的核电站,建立日本国内最先使用可再生的,自然的能源县而迈出了第一步,七人委员会对此高度评价,全面支持。
  但是,这不只是福岛县民的事情,而是选择继续维持20世纪的,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大量废弃社会还是害怕自然的报复,感谢自然的恩惠,选择利用自然的21,22世纪这样整个日本,整个世界的问题。
  我们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提议为了迅速推进面向未来的能源政策而要采取必要的顺序。
(1) 优先的,迅速的扩大可再生的自然的能源研究,开发,利用。从大型化,集中化,单样化向小型化,分散化,多样化转变,废除各种制约发展的限制。
(2) 日本的国民和企业间节省能源的意愿正在迅速地渗透。进一步削减电力的使用量以及采用和普及节省能源的机器会提高能源的利用率还可以彻底分散电力的使用时间。另外,推进自家发电还会大大的减少电力使用的高峰。
(3) 随着上面两项的扩大现在的核电站的运转期间会缩短,要必须执行。
  日本的电力缺乏多发生在一年中夏季里下午的几个小时的用电高峰时间。能源不能只从经济角度考虑需要多少就制造多少,而要考虑在可利用的范围内生活,最重要的是要优先考虑国民的和平的生存权利。
  历代的自民党政权都说日本虽然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但在其执政期间不会制造。但是,日本现在一直在扩大核发电,同时存有大量的钚,还有铀浓缩技术。这种政策主要还是基于核武器是有用的,想用核来保护国家。但是,许多年来对于日本的意图一直遭到各国的怀疑。如果我们日本停止用核来发电就会消除怀疑。

5  IAEA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来关注核电站
  作为联合国的专业机构的国际核机构(IAEA),一直以来为了和平利用核能源,防止转变成为军事做了很多贡献。1986年4月26日发生的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在放射物质释放10天后就得到了控制,并于事故发生后的4个月的8月25日到29日在维也纳召开了专家会议分析了事故的原因。
  我们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就应该统一意见,迅速控制事态的发展,取得国内,国际上的全面的协助并减少影响。但是,很遗憾,即使是到了事故发生后4个月的今天还没有对事态的实际情况做出分析。
  我们从东京电力和核能安全保安院对于事故的处理来看,他们要不反映迟钝,要不敷衍了事,许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测的,且经常把事态说得乐观,但是,实际情况却多次相反,经常处于被动,致使受害扩大。
  在日本的核能基本法里规定有义务将事实向公众公开,但是,东京电力和核能安全保安院的透明度非常低,且公布的情况经常改变,国民对此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东京电力和政府必须信赖国民,有一说一,应该将事故的现状及将来可能发展的情况迅速地公开。
  核电站的事故的影响现在已经越过了国界,所以,我们不光要有关的当事人,而应该要集中国内,国际上的精英共同制定对策以应对。
  IAEA的日常工作不应该只停留在出于安全性的考虑来制定科学技术性的,以及从社会的角度来制定国际标准,防止核用于军事方面只到现场视察等等,而是需要进一步强化,掌握各个国家和平利用核电力的大型设施的信息。另外,也不要停留在发生核事故时根据邀请,提供一些建议,给予一些协助,或者收集信息后向成员国汇报这些事情,而是要组织一个国际专家团队,构建一个对事故完全控制的,全面的处理中心这样的体制。
  我们七人委员会呼吁包括日本在内的核电站输出国要考虑到会给输入国带来因为核事故而产生的悲惨事故的可能性,应该马上停止输出。我们还呼吁要积极地加强可持续的,自然的能源的研究,开发,利用等国际合作。

6  结束语
  经历了3.11东日本大地震而引发的东京福岛第一核电站爆炸这样的人祸,以及投在广岛,长崎,比基尼岛的原子弹的摧残,日本已经成为了核的受害国。
  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及日本的许多国民共同呼吁日本及世界有良知的人们和领导废除将核用于军事方面,同时完全废除核电站,建设一个无核的世界。


联络方式: 呼吁世界和平七人委员会事务局长 小沼通二
e-mail: konuma254@m4.dion.ne.jp
传真: 045-891-8386
URL: http://worldpeace7.jp

 PDFアピール文→ 20110711.pdf

World Peace 7